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南康金融新闻网 > 财经要闻 > 赫伯罗特明年实施新的燃油附加费丨新闻四则-沃德财富

赫伯罗特明年实施新的燃油附加费丨新闻四则-沃德财富

作者:南康金融新闻网
日期:2019-11-15 12:15:49
阅读:
最新资讯《赫伯罗特明年实施新的燃油附加费丨新闻四则-沃德财富》主要内容是沃德财富,赫伯罗特明年实施新的燃油附加费;10月25、26日意大利全国交通罢工;意大利Palumbo Group收购克罗地亚Viktor Lenac船厂;未来10年影响航运业的3个重大问题。,现在请大家看具体新闻资讯。

赫伯罗特明年实施新的燃油附加费;10月25、26日意大利全国交通罢工;意大利Palumbo Group收购克罗地亚Viktor Lenac船厂;未来10年影响航运业的3个重大问题。

赫伯罗特明年实施新的燃油附加费


赫伯罗特明年实施新的燃油附加费丨新闻四则



10月8日,赫伯罗特发布消息称,随着国际海事组织更为严格的排放法规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符合标准的燃油硫上限将从3.5%下降至0.5 %。新规将大大改善航运业的生态足迹,预计届时大部分船只将使用低硫燃油。对于航运业来说,使用低硫燃油是关键性的解决方案,赫伯罗特也将致力于满足法规要求。此外,短期来看,低硫油也是最环保的选择。

然而,使用合规低硫油必然带来燃油成本的增加,此前有专家曾预计,新法规将给整个航运业增加600亿美元的成本。假设到2020年,高硫油和合规低硫油的价格差为250美元/吨,那么赫伯罗特的成本将增加10亿美元。

因此,自2019年1月1日起,赫伯罗特将实施新的燃油附加费(Marine Fuel Recovery mechanism,MFR),并代替现有与燃油相关的费用。

赫伯罗特首席执行官Rolf Habben Jansen表示,我们欢迎更为严格的监管带来的公平竞争和环境改善,不过很显然,这不会是免费的,也将带来额外的成本,而这主要反映在燃油账单上,毕竟目前还没有更为理想的解决方案。我们的燃油附加费机制,在我们看来是公平、透明并且是易于计算的。

赫伯罗特表示,MFR基于以下公式计算,综合考虑船舶每天的燃油消耗、燃油类型和价格(高硫油、0.5%低硫油和0.1%低硫油)、海上航行和在港天数以及船舶运载的TEU量。 MFR更好地考虑价格波动,同时反映市场价格的上行和下行趋势。总的来说,这是一种透明的计算方式。

应对2020年硫限令,除了使用合规燃油外,赫伯罗特也在考虑其他的解决方案,包括试验LNG改装以及为两艘船舶安装洗涤器。

10月25、26日意大利全国交通罢工


赫伯罗特明年实施新的燃油附加费丨新闻四则


据国外媒体报道,意大利工会呼吁在10月25日至26日举行全国运输罢工;预计将出现严重的运输中断。

工会呼吁:在10月25日星期四和10月26日星期五在意大利各地举行交通罢工。 Trenitalia,Italo NTV和Trenord的铁路工人将于10月25日至21日21:00(当地时间)举行罢工;

10月26日,工会还呼吁意大利各城市的公共交通工人在10月26日进行24小时的罢工。如果工作停工按计划进行,预计10月25日至26日期间整个意大利将出现严重的交通中断。

据了解,与运输有关的罢工在意大利很常见,并且可能具有很强的破坏性。但是,根据意大利法律,在所有罢工期间必须保证最低服务水平。

建议出口当地的货物注意罢工事件,做好货物妥善安排,以免造成延误!

意大利Palumbo Group收购克罗地亚Viktor Lenac船厂


赫伯罗特明年实施新的燃油附加费丨新闻四则


意大利造船集团Palumbo Group收购位于克罗地亚里耶卡的Viktor Lenac船厂。

根据萨格勒布股票交易所发布的声明,在本次收购结束后,目前Palumbo持有该船厂59.69%的股份。

Palumbo与来自马尔他的P&L Shiprepair Holding联手收购Viktor Lenac船厂。两家公司通过几次交易完成Viktor Lenac股份的收购。

目前,两家公司共持有Viktor Lenac船厂82%的股份。

两个新股东此举的目的是增强船厂的业务能力以提高生产效率以及盈利能力。

为迎接新的挑战和机遇,Viktor Lenac之前的大股东Tankerska Plovidba和Uljanik出售其在该船厂的股份,这也导致了Viktor Lenac股东结构的变化。

Viktor Lenac可提供船舶及浮式单元的修建、维修、改装及其它服务。

未来10年影响航运业的3个重大问题


赫伯罗特明年实施新的燃油附加费丨新闻四则

近日,全球海事论坛在香港举行会议,讨论未来10年影响航运业的重大问题,位列前三的问题确定为:1)全球经济危机;2)能源价格波动;3)网络攻击和数据盗窃。

雷曼兄弟倒闭已经十年了,当时这一事件代表了所谓全球金融危机的顶峰。这种危机通常符合10年周期的模式,时间方面,意味着我们现在应该面临另一个危机。

波动的油价肯定是一个问题,上周布伦特原油价格突破每桶85美元,这可归咎于许多原因,但可有一些代表性的例子:即将重新实施的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不愿意按照美国总统的要求打开油龙头;二叠纪盆地石油基础设施不足,德克萨斯州因而停止原油出口;不可靠的石油输出国组织,如利比亚、尼日利亚和安哥拉;最后是全球石油需求每年稳定增长1.5%。

最后一点是网络攻击和数据窃取。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仍在接受调查,而马士基仍在从其2017年NotPetya网络攻击造成3亿美元损失的冲击中汲取灵感。

影响全球航运业的三大问题,涉及大量mea culpa(我的过失)的元素。

全球金融危机是金融工程出错的产物。对自2001年以来美国利率受压的反应,导致疯狂的寻求高收益率并开始在上升风险曲线上的错误旅程。转向零利率的现象仅在2008年后才得到加强。全球金融危机导致2009年全球需求崩溃,对航运业的打击既狠又快。但至今仍困扰着我们的罪魁祸首是自我诱导带来的运力供过于求。

油价波动是一个对供需变化的自然反应,主要是人为因素。油过多生产导致油价下跌和消费增加,而石油不足生产导致油价上涨,消费量下降。石油的短期需求趋势是由价格驱动的,而长期趋势则与人口统计数据和财富有关。在航运方面,我们面临着短期IMO 2020和长期2050温室气体目标的挑战,两者都将极大地改变船舶在海上消耗的燃料的价格和类型,并使环境最终受益。航运需要找到更多在供应链中转嫁这些额外成本的有效机制。从逻辑上讲,它将最终在最后由消费者承担更高的商品价格。航运公司面对不断上涨的燃料成本可能破产,讲述这种令人担心的的故事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燃料是主要的中游成本,必须转嫁。不转嫁,便没有船运营。

第三个问题是网络安全。这方面,我们准备不足,因为它是一个不断演变的问题,我们尚未制定强有力的防御措施,所以需要提高准备水平来应对。

南康金融新闻网相关推荐